★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黄蓉爱上美少年

  第一章

我叫郭靖,没错,我就是那个被世人尊称为神雕大侠的郭靖,说起来,这辈子,最让我感激上苍的是,与爱妻蓉儿的相遇相识和相爱。

最近的烦心事儿挺多的,襄阳城的局势颇让我感到烦恼,蒙古军攻势凶猛,根据我安排在吕文德身边的探子回报,吕大人正与蒙古军方面密谋,似乎有投降的意图,因为这些原因,我心烦之下,与爱妻蓉儿拌了两句嘴,蓉儿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根据丐帮弟子回报,说在襄阳南方30里遇见蓉儿踪迹,我得到消息,骑着小红马往南追寻爱妻踪迹。

远处看到人声噪杂,我要小红马原地等我,然后我运起轻功,躲在一颗大树上。

放眼看去,原来真的是爱妻蓉儿,而地上躺着一个穿着奇怪服装的少年,不知生死,而蓉儿身旁还有几个彪形大汉。

我运起内力,听到蓉儿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位少年看起来不似坏人,只是在饥饿无助之下盗取各位的银两,这几位五毒教的兄弟,能否给我丐帮和我夫君神雕大侠一个面子,我愿以十倍赔偿各位损失。

听到蓉儿说起我,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又自豪的样子,我不由感到心头一暖,而几位大汉一听原来这位美艳夫人乃是黄蓉,面面相觑,说:既然是黄帮主的意思,小的几个肯定得卖这个面子了。

于是双方客套几句,几个大汉告辞而去后,我急忙来到蓉儿身边。

蓉儿见到我,像是气仍未消的样子,此时我注意到地上那位奇怪服装的少年。

我探了探少年的鼻息,发现少年尚有气息,于是输入内力,少年呻吟一声,幽幽醒来。

定睛一看,少年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但面带菜色,似乎已有几天没吃东西了。

我从包裹中拿出干粮给少年,问蓉儿是什么情况。

原来蓉儿与我吵架后,在悦来客栈看到几位五毒教的大汉用锁链锁住一个奇异服装的少年,很是可伶,于是跟踪它们一路,弄清原委,原来这个少年偷窃几位大汉的包裹,被大汉发现了,于是蓉儿挺身而出,赔偿了几位大汉的银子,救出了少年。

少年见到我和蓉儿面目正直,似乎不像坏人,于是跪下拜谢我和蓉儿,并恳求我和蓉儿收留他。

我征询蓉儿意思,蓉儿说:这个少年看起来不是坏人,且与芙儿和大小武年龄相仿,先带回去再做打算吧。

回到了郭府,招呼下人给少年沐浴更衣后,下人把少年带了上来,定睛一看,心中暗暗感叹,这世上居然有这么俊美的少年,而且就我一个男人之身,居然都觉得这个少年十分惹人怜爱,特别是少年的眼睛,似乎散发着几分邪魅的光芒,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爱妻蓉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蓉儿似乎短暂的失态。

少年似乎有几分拘束,眼敛低垂,拜见了我和蓉儿。

我询问了少年身世来历,少年说他的名字叫剑平,说他来自于未来世界,因为某些原因,来到这个时代。

说实话,我心中有几分不安,少年似乎隐瞒了某些事情。

而我正当准备追问下去,蓉儿却打断了我:靖哥哥,我看平儿似乎很累了,有什么事情,日后再问吧。

然后蓉儿对少年说:平儿,既然事已至此,就暂且在这里安顿下来吧。以后你郭伯父会安排好你的,至于其他事情,我们再从长计议于是蓉儿吩咐下人安排平儿下去休息。

第二章

是夜,我同蓉儿谈到少年的事,我问蓉儿怎样安排平儿,蓉儿说:平儿说他来自未来,我已经仔细留意过了,他之前身穿的奇装异服似乎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可以制作出来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来到这个时代一定会有一个理由。

我微微颔首,对蓉儿说:蓉儿,你看平儿是否有学武的天赋,另外让他和芙儿一起修习武功,切勿让其误入歧途。

第二日开始蓉儿便开始教导平儿武功,而我因为公务繁忙,这一段时日没有太大精力管家中事务,偶尔回家,会听到蓉儿夸奖平儿品格端正,而且天资聪颖,几乎过目不忘,外功招式方面无论多么精妙的武功,只需要教一两遍就会,而内力方面也是精进神速。

这一日,我正在家中研习武穆遗书,突然下人禀报,吕文德手下探子求见。

见探子来报,原来西域金轮法王来吕府寻衅滋事,我急忙赶去吕府。

原来金轮法王前来恐吓吕文德,我到吕府之时,吕文德面如死灰。

双方言语不合,我跟金轮法王缠斗起来,未料其龙象班若功如此精进,一番缠斗下来,发觉内力略微吃紧。

法王见在我面前也占不到便宜,几招后跳出战圈,抱拳一揖,大声道:素闻郭大侠武功盖世,我见也不过如此。说罢一声长啸而去,数里之外仍然传来其狂笑之声。

吕文德面如死灰,我沉吟了一下,对吕文德说,金轮法王不足为惧,下次再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其实我内心明白,这么说只为稳定军心,真的与法王打起来,鹿死谁手还不好定论。

回到郭府,是夜我辗转难眠,蓉儿见我患得患失。就问我所为何事。

其实,大概三年前,我感觉自己的内力已经达到瓶颈,但一直不明白原因出在哪里,有一次我在翻阅九阴真经下卷的时候,无意发现卷中其中一页比其它要厚上少许。

当时爱妻蓉儿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用匕首把那一页厚的书页挑开,居然有一张薄若蝉翼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书页。

书页上的标题乃是九阴真经秘修篇,文中提到,修习九阴真经到第八重的时候,会有瓶颈出现,但如果要突破就必须修炼这部秘修篇。

秘修篇提到:由于九阴真经乃是阴性真气,如果是男子修练秘修篇的九阴真经,将会对身体产生不良影响,会造成男子在房事方面的能力衰退。但如果是女子修炼,反而比男子更好,不但有驻颜功效,而且会保持女子体内阴性机能更为发达。说白了就是性欲会更加增强,身体会更敏感。

当时我和蓉儿面面相觑,本来我一直很迷恋爱妻蓉儿完美的肉体,蓉儿肤若凝脂,生下芙儿之后,胸部虽然变大,但仍然坚挺,虽然如此,但因为我从小在大漠长大,体格健壮,和爱妻蓉儿的房事一直都很美满。

但是如果修炼九阴真经秘修篇,势必会造成我和爱妻之间的不和谐,当时我就想毁了这秘修篇,却被蓉儿阻止了。

蓉儿说:武功本无罪,况且九阴真经乃是世上难得的武学瑰宝,毁了可惜,就当我们不知道这个秘修篇吧。

时至今日如此境况,如果金轮法王再次来犯,如果我郭靖败于法王,失了军心,那后果将不可设想。

我沉吟良久,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蓉儿,我决定修炼九阴真经秘修篇」

蓉儿果真冰雪聪明,我能想到的,蓉儿马上就明白了。

「靖哥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蓉儿都会支援你的。」

第三章

自从修习九阴真经秘修篇以来已有三个月有余,我时常觉得下体发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觉我的阳物勃起越来越困难,而且大小已由原来的 6寸缩到了不到寸,下体的阴毛也掉落不少,变得稀稀疏疏起来,与此相对的是,我的功力大增,内力更为精纯,夜深人静之时,我甚至能够听到毛发掉落到地上的声音,而最令我惊喜的是,当我全力运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无视障碍,具备了一定的透视能力,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而且特别消耗内力,在我状态好的时候,可以坚持几乎一炷香的时间。

而这些我暂时都没有让蓉儿知道。

蓉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指导平儿和芙儿的武功,记得上次蓉儿上次跟我提过,说平儿简直就是空前绝后的武学奇才,无论教他什么一学就会,而且内力精进神速,才一年多的时间,平儿的内力就已经远超芙儿和大小武兄弟了。

而让我感到有点奇怪的是,觉得蓉儿最近的装束越来越年轻了,有一次,我发觉蓉儿穿了一件很显年轻的黄衫,我虽然我没有明说,但是我隐隐觉得这跟平儿有关。

是夜,蓉儿正在梳妆台卸妆,我装作无心的问蓉儿,平儿最近的武功怎么样了。

蓉儿回过头来,一刹那间,我似乎看到初识蓉儿的样子,粉脸含羞,眼神带了一层薄薄的氤氲之气:平儿很努力,而且现在的内力几乎有我的七成了。

我感到十分惊讶,平儿这孩子,修习内力才一年多,居然达到了蓉儿的七成功力,简直不可小觑。

我呆了一下,蓉儿又对我说:靖哥哥你知道吗,平儿说,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人都不骑马了,每个人家里都有一种叫汽车的东西,这个汽车不用马拉着跑,而是给它吃一种油就可以跑很远,而且他们那个时代,女子30多岁还很年轻,而且跟男人一样都在外面工作赚钱。

看着爱妻叽叽喳喳的样子,似乎跟平儿相处得很开心,我不由得陷入沉思。

「靖哥哥,靖哥哥?」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怎么了?

明天开始平儿需要修习九阴真经第六层了,我要带他闭关修炼大概十天。

我微微颔首,对蓉儿说:全真教有要事,我明日要去终南山一趟。

蓉儿一听,怔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蓉儿眼珠骨碌碌转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我:要去多久呢?

大概半个月吧,我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回答到。

哦,那靖哥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在于蓉儿闲聊了一会,我们就休息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翻过来覆过去睡不着,总觉得要发生一些什么。

窗外月光洒落在床前,我起身,凝视着爱妻蓉儿,卸妆后的蓉儿还是那么美,岁月似乎几乎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除了眼角几乎不可见的鱼尾纹。

看到蓉儿穿着薄薄的白色睡衣,我突然有一种恶作剧的心理,运功透视,看到蓉儿的乳头似乎硬硬的,再往下,蓉儿的下面似乎有点湿湿的?

这个时候蓉儿转了个身,我急忙收回内力。

「平儿,不要」

我胸口如中大锤,瞬间热血涌向心口。

第四章

第二天,我收拾了行装准备出发,蓉儿带着平儿和芙儿来与我送行。

看得出来芙儿满脸不高兴:爹,怎么又要出远门了。

我心中一暖:芙儿,爹去终南山半个月就回来了,你和娘跟平儿好好练习武功。

芙儿嘟起嘴:娘现在只管平哥哥,不管我了,说我笨。

蓉儿有点尴尬,似乎若无其事的说:芙儿,落英神剑掌第五招第二式娘叫你练习多少次了,还是动作不标准,平儿来这里半年就已经滚瓜烂熟,你还怪娘不教你?

我莞尔一笑,说:你是得跟平儿学习,平儿才一年多时间,现在武功远胜于你了。

芙儿更不高兴了:爹,娘每天都给平哥哥开小灶练功,你又不管我。

好了好了,这次办完事我回来一定教你好吗?

芙儿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

于是我告别了蓉儿三人,踏上去终南山的路。

走了半个时辰,我心念一转,掉头回到了郭府。

我屏住气息,躲在练功台,见到蓉儿正在和芙儿说话。

奇怪!我才出去转了个身,发现蓉儿的衣服换过了,蓉儿现在穿着一袭白衫,薄斯粉黛,显得特别青春活力。与芙儿站在一起,就如同姊妹一般。

「芙儿,这几天你要听线天,你要把落英神剑掌第二式给练会了。」

知道啦!

蓉儿带着平儿进了练功门,石门放了下来。

这下玩大了,我的透视功还不能穿透石门。我观察了一下地形,得找一个芙儿看不到的地方,还要便于听到石门里的声音的位置。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我屏住内息,运功听力,听到了。听到了。

我鲜血上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不到三寸的阳物,居然勃起来了。

「「蓉姐姐」」我胸口一记重锤。

什么时候,平儿叫蓉儿叫蓉姊姊了?

「平儿,不要这么调皮,要是让你郭伯父知道了可不得了」我舒了一口气,看来果然只是平儿一厢情愿的顽皮罢了。

「但是上次,你不是同意平儿这么叫你了?」

什么?上次?难道他们……

「上次是为了练功,奖励你练功突破第五层。」

果然蓉儿是不可能背叛我的吧,肯定是我多想了。

衣服窸窣脱落的声音。

「平儿,你怎么把衣服脱了」

「很热啊,蓉姊姊你不热吗?」

「嗯,是有一点点」

「蓉姊姊,要是你热,可以把外套脱了,平儿不会看的」

「小滑头」听得出来蓉儿有点羞意。

但是接下来,果然是淅淅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蓉姐姐,你好美,身材好好」

「小鬼头,不要乱看」

「蓉姐姐,在我们那个时代,女孩子就平时穿得比你少多了」

「别想骗我」

「真的不骗你,我们那个时代有一种衣服叫比基尼」

「是什么样的呢」

「就是把胸部还有下面的地方遮起来,蓉姊姊要是你穿比基尼肯定很美,你的身材太好了」。

蓉儿没有接话。

我的阳物一直勃起,真奇怪,自从修炼九阴秘章后,我的阳物很久没有勃起过了。

「好吧,开始练功了」

接下来,听到平儿吐纳的声音,这小子,内息均匀悠长纯正,假以时日,真的不得了。

另外一个是蓉儿的呼吸声,感觉有点急促,这不应该啊,怎么说,蓉儿的九阴线层了,不应该会这样啊。

我提高了一下内力,听到了蓉儿的心跳声,似乎跳得比平时短而急促。

第五章

说起来,自修炼九阴秘章以来,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与蓉儿行夫妻之礼了。

虽然蓉儿没有说什么,甚至我练功之后,蓉儿几乎没有跟我求过欢,蓉儿这么聪明的女子,岂会不知道我内心所想呢。

「蓉姊姊,我好热」

「平儿,忍耐一下」

沉寂了一会儿,又听到平儿的声音。

「蓉姊姊,我下面好涨」

「不要这样,平儿」

里面发生什么了?我加紧催发内力,听力更为精纯,听到了衣物摩擦的声音,同时我感觉蓉儿和平儿两人的心跳都急促不已。

「平儿!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砰,似乎是蓉儿把平儿推到在地上的声音。

「蓉姊姊,对不起」

「算了,这是练功带来的副作用,我也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记住,要是这事让你郭伯伯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平儿知道错了」

「……」

两人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后来只听见蓉儿和平儿悠长而均匀的调息吐纳声。

我的阳物逐渐软了下去,让我欣慰的是,蓉儿在最终关头保持清明,未致大错发生,我调整一下内息,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当中。

来到终南山,与马玉道长见过面后,马钰道长神色凝重:郭大侠,近几个月来,贫道夜观天象,发现异像。

「马道长请讲」

「贫道发现西南方向星象模糊与清晰交替而行」

「这代表什么呢?」

「天下可能要易主!」

沉吟了一会,马钰道长又道:「但据贫道推测,易主之人却非蒙古之人,如是蒙古之人,那星象指向应该指向西北。」

「是祸是福?」

「是祸是福,贫道还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君主淫,新后乃为人之妻。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新君主目前方位乃在襄阳方向,郭大侠务必小心为上」我一惊,突然想到平儿,难道说平儿是天选之人?这也太过荒唐了吧?

我沉吟半响,对马钰道长说道平儿之事。

马钰思索片刻,按天象来看,新君主乃汉室之人,但方向却指天际,似乎不是本朝之人。

马钰道:郭大侠,我传你一套心法,此乃恩师在世之日,观人之术,如若是天选之人,用此套心法观之会散发出天子龙气,如若是真龙,必散发红、白、黑色龙气,红色主明君,白色乃主淫君,而黑色乃主暴君。然天命不可违,你只能影响天子龙气属性,却不可改其天子之命。

之后马钰道长传授了观人之术,并千叮万嘱:如若平儿是那真龙天子,只可日常潜移默化,万不可逆天行事,致龙气改变。

回程途中,我一直在想,难道平儿真是那真龙天子?第六章

回到郭府之时,我并未通知郭府众人,是夜,我先回自己卧房,看见蓉儿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半响,然后居然见蓉儿换上了当年与我第一次见面所穿白色衣裳,头发束上金环,只见蓉儿痴痴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我见犹怜婀娜多姿。

我屏下内息,发觉阳物暗暗发热,难道蓉儿忆起当年与我初见的光景么。

而后我偷偷来到平儿房间,平儿正一丝不挂裸身端坐床前调息,我一眼见到平儿的阳物,竟然有八寸之粗,相形之下,我的三寸不到的阳物简直如小孩一般,我运起马钰道长所教观人之术,睁眼一看,全身剧震。

只见平儿全身被耀眼的白色龙气笼罩,而白气之中却隐隐透出红黑之光。

难道如马钰道长所说,平儿真的是天选龙子?

正在此时,我突然发现平儿眼睛睁开,双目如电,面带威严朝我的方向一瞪,我立即平息内力,散去观人之术内力。

平儿重新闭上眼睛,而我亦悄悄隐去身形,直到第二日天明回府。

第七章

第二日,我回府之后,见蓉儿闷闷不乐,于是问道蓉儿平儿的练功情况。

蓉儿欲言又止,我叫平儿过来,抓住平儿脉搏,使用内息一探,竟然发觉平儿内息雄浑无比,比起我的内息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由大惊。

骇声问:难道,平儿的内力已修炼至第八重了?

蓉儿默默点头,我一时气结,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平儿见我神色凝重,不由好奇问道:郭伯伯,平儿的内力已经修炼到第八重,难道您不高兴吗?

我摇头不语,平儿和芙儿亦是一头雾水,我回到卧房长吁短叹。蓉儿亦是无语相对。

是夜,蓉儿抱住我,抚摸我发达的胸肌,我知道很久没有和蓉儿进行房事了,内心愧疚,蓉儿呻吟着,抚摸我至我的阳物,而阳物虽然发热,却无力勃起,蓉儿静静抱住我,默不作声,但是我感觉到肩膀湿漉漉的,蓉儿哭了。

我心下难过,抚摸着蓉儿的背部,却不知道该和蓉儿说些什么,终于,蓉儿对我说:靖哥哥,我们回桃花岛吧。

我沉默不语,蓉儿亦是无言,我哽咽着说:蓉儿,如果我们回桃花岛,不出三个月,襄阳必破,到时候生灵涂炭……

蓉儿黯然道,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么?

我见蓉儿情绪低落,就把终南山之事告知蓉儿,并把观人之术看见平儿龙气之事告知了蓉儿,只不过马钰道长所提淫君之事瞒过不提,蓉儿亦是心念数转。

最后,我对蓉儿说,如果平儿乃天选龙子,我们必须要辅佐平儿成就大业,以拯救苍生,如果 5年不成,我和蓉儿回桃花岛,散去内力不再过问世事。

蓉儿顿时破泣为笑,然后我抱着蓉儿,闻着蓉儿身上散发的体香沉沉睡去。

之后,蓉儿继续指导平儿修习武功,而平儿亦像我和蓉儿一样,修炼到瓶颈。

而平儿最近亦变得焦躁起来,我偶尔见到平儿的天子龙气红色渐渐淡去,而黑色慢慢变浓起来。

内心也不由得变得焦躁起来,要是平儿转变成暴君,实非苍生之福。

这一天,蓉儿对我说平儿打算出外历练修行,突破瓶颈,我和蓉儿心里都明白,如果要突破瓶颈,就得修习九阴真经秘章,但是如果给平儿修炼秘章怕毁了平儿一生,但是最近平儿的天子龙气有愈来愈黑化的趋势,让蓉儿和芙儿一起陪同平儿外出历练修行也好游山玩水也好,总好过在这里黑化好吧。

我同意了蓉儿的提议,同时叮嘱蓉儿一行注意安全,而正好军中事物繁忙,我也无暇顾及,而蓉儿和平儿两人九阴真经内力都到八重,想必当世之下也没人能影响到他们的安危,于是就让蓉儿平儿芙儿一行上路了。

蓉儿带着平儿和芙儿出发后,每过两三天就会传书回来告知她们的情况让我放心,而江湖传来消息,说杭州出现千年怪物火麒麟肆虐一方,已经闹出几百条人命,这时蓉儿传书过来,说要带平儿他们去杭州协同江湖人士消灭火麒麟。

我心下焦急,处理好军中事物,急忙出发赶往杭州。

来到杭州最大的客栈,我见到了当年锁住平儿的五毒教人士。

五毒教众也发现了我,双方寒暄一番,就谈论到火麒麟之事。

五毒教为首的白长老对我说:郭大侠,火麒麟内丹乃奇门至宝,当年恩师在世之日提到,如果吃下火麒麟内丹,并且可以调和体内阴性真气为中性真气,但是火麒麟生性奇淫,吞下内丹后必须要发泄体内淫毒,与阴性内力女子交合数次,再以阴性内力调和,即可与交合女子同时增加一甲子以上的功力。

并且,吞食内丹的童男,以后的精液会附带强烈的催情效果,让以后与其交合的女子获得登天极乐,死心塌地。

但是吞食火麒麟内丹者必须为童子之身,若非童子之身,必将爆体而亡。

得知这一内幕,我心下不安,难道这真的是天意如此吗。

而此时,我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去寻找蓉儿一行人。

第八章

一路沿路追踪之下,我来到了一处深山,路上看到许多江湖人士的尸体让我愈发不安,终于在第三天,我听到远处传来咆哮声,我屏住真气,加快脚步,果然发现蓉儿和平儿正在与麒麟缠斗,而看起来芙儿功力较弱,已经负伤,我大喝一声,叫道,蓉儿,平儿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我运起降龙十八掌,不过火麒麟毕竟是千年魔物,我们三人当时绝顶高手缠斗之下,慢慢处于下风,终于我们把它逼到死角,三人合力一击,火麒麟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而我们亦是筋疲力尽,看到芙儿昏迷过去,正当此时,火麒麟突然一声怪叫,垂死一击冲向蓉儿,而我此时离蓉儿较远,鞭长莫及,真正当我肝胆欲裂之时,见平儿一跃而起,全身护在蓉儿面前,挡住了火麒麟致命一击,平儿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蓉儿一声惊叫,与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全力一击,终于击败火麒麟,我转身看到蓉儿抱住平儿,只见平儿已经气若游丝,恐怕凶多吉少了。

正在此时,突然乌云盖顶,电闪雷鸣,似乎世界末日,蓉儿抱住平儿嚎啕大哭,火麒麟临死之前吐出了千年内丹,那内丹竟然飘浮在空中,散发出雄浑的气息。

雨水倾盆而下,我心如死灰,罢罢罢,难道这一切均是天意吗?

我取过内丹,给平儿服下,说来也怪,平儿一服下内丹,乌云立即散去,雨也立即停了,再抱起芙儿,蓉儿扶起平儿,看到附近有一个山洞,我们就决定进去休息一下。

来到山洞后,平儿幽幽醒来,皮肤慢慢变成粉红色,大叫好热,而此时平儿长达八寸的阳物已经勃起坚硬如铁,蓉儿不免有几分尴尬,我把在路上碰到五毒教众关于火麒麟内丹一事告知蓉儿,但是对于平儿的精液催情一事瞒去,并且对蓉儿说,蓉儿,平儿救了你,而现在,当今世上只有你才能救平儿,平儿乃是真命天子,你乃纯阴内力,只有你才能调和平儿的内力,如果你不愿意救平儿,平儿只会爆体而亡,而我,是不会怪你的,去吧,蓉儿。

蓉儿面色绯红,目光瞟到平儿坚硬的八寸大阳物,不由心中一荡,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蓉儿也有强烈的生理需求。

蓉儿低头含羞道,靖哥哥,能不能答应我,你不要看我平儿那个,而且,我只是因为救平儿才和平儿做此苟且之事,而且我只是跟平儿做这一次。

我微微颔首,抱住芙儿走出山洞。

芙儿仍然处于昏迷当中,我运功调息,补充我消耗的大量内力。

时间过去了差不多五个时辰,天色已经全黑,差不多是二更时分,而蓉儿和平儿还没有出来,我的内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不由得担心起来,我走到山洞旁边,运起内力至听力。

我听到啪啪啪,非常快速而激烈肉体撞击的声音,「哦……哦……平弟弟,蓉姊姊又要去了」

「平弟弟,你太厉害了,蓉姊姊快要死了」

「啊……啊……啊……」

「蓉姊姊,我爱你,我爱你」

「平弟弟,我也爱你,啊……啊……啊……」

「你知道吗,姊姊早就喜欢你了啊」

「蓉姊姊,平儿的鸡巴大吗?」

「好大,好长,哦哦,都插到姊姊最里面去了,好舒服啊,姊姊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我胸口郁结,如击重锤,听得出来,蓉儿现在特别爽,我以前和蓉儿做的时候,蓉儿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我好奇心起,小心的朝里面望去,蓉儿和平儿都是一丝不挂,蓉儿头发散乱,双手伏地,似乎已经筋疲力竭,但是双目迷离,两个健硕而坚挺的乳房在平儿的冲击之下有规律的摆动,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淫靡之气。

我的三寸小阳物居然也勃起了硬到发疼,一时间我悲上心来,蓉儿被平儿八寸长的阳物插入过,我这三寸长的如小孩一般的阳物还如何满足蓉儿的需求呢。

此刻,山洞内平儿抽插蓉儿的频率越来越快,这时平儿把蓉儿转过身来,双手端起蓉儿的大腿,蓉儿用力楼主平儿的脖子,两人开始了激烈的热吻。

「哦哦哦,蓉姊姊,以后你还和我做吗?」

「……」

蓉儿没有做声。

平儿恶作剧般停止了抽插,我这时看到平儿的大阳物插在爱妻的体内,因为剧烈的抽插,蓉儿的小穴口沾满了白色的泡沫,正在流淌着的淫液,竟有一些滴落在地上。

「平儿,继续动啊……」

「蓉姊姊,要平儿动,你得答应平儿,以后还得和平儿做」

「好,蓉姊姊答应你,但是姊姊对不起靖哥哥。」

「……平儿也会和郭伯伯一样疼爱你……」

似乎此时想到了我,蓉儿在提到我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蓉儿的小穴收缩了一下。」

「哦,蓉姊姊,你的小穴夹得平儿好爽,蓉姊姊你再夹我。」

「是这样吗」蓉儿狡黠地问道。

「对对对,再夹几下」

于是我看到爱妻的小穴口又懦动起来,夹住平儿的阳物,平儿打了几个哆嗦。

平儿爽得飞起来了,于是抱住蓉儿疯狂的抽插起来。

而蓉儿此刻已经顾不上周围,发出快乐的尖叫,我看到爱妻蓉儿的淫水越来越多的掉到地上。

突然平儿停了下来,用力抱紧了蓉儿,而此刻蓉儿也濒临高潮。

我看到平儿的阳物下面的子孙袋开始收缩,想必正在射精到爱妻蓉儿的子宫。

而蓉儿此刻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了平儿,几乎说不出话来。

大概是因为平儿的精液量太多了,我看到蓉儿的小穴有大量的精液从两人结合处冒出来。

而此刻蓉儿因为大量的滚烫精液烫的简直要飞天了。

平儿足足射了有好一会儿才停止射精,而蓉儿似乎也筋疲力竭,两人又搂住一顿狂吻。

就算如此,两人下体一刻不曾分开。

「蓉姊姊,舒服吗?」

「嗯,舒服」

「我比郭伯伯厉害吗?」

「嗯~」

蓉儿拖长了声音撒娇「以后还要不要和平儿做呢?」

「不要,我答应你郭伯伯只能做这一次」

「但是我们不止做这一次了哦,而且我的毒性早已经解了啊」」

……

「我心头剧震,似乎有千颗钢针扎向心口。

但同时我那三寸不到的阳物此时却硬到极点。

第九章

爱妻蓉儿和平儿直到第二日拂晓时分才从山洞之中出来,芙儿经过我的内力疗伤亦在后半夜幽幽醒来,但仍然不能动弹,在到山洞收拾行李的时候,我留意了山洞内的情况,山洞之内散发着浓烈的体液和情欲的气味,这在我一个内力精纯的高手感受起来尤其明显,而地上各处均有若有若无的湿痕,也不知道是蓉儿的淫液还是平儿浓稠的精液,爱妻蓉儿脸色潮红,隐隐感觉神情之中似乎久旱逢甘露的满足,而走动之时似乎很不自然,毕竟爱妻的下体容纳平儿的八寸阳物将近七八个时辰,肯定一下子不适的吧。

杭州归来,似乎许多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五毒教的白长老虽然武功二流,当时就论医术而言,在江湖之上亦是颇有名气。

而根据白长老所言几点:火麒麟内丹奇淫无比,服之必中淫毒,需与阴性内力女子交合中和内力已经验证其所言非虚。

而平儿因发泄淫毒与爱妻蓉儿交合后,内力已转换为中性调和内力,这是否意味着,平儿修炼九阴秘章不会像我一样,受到反噬,从而带来缩小阳物,降低性欲的副作用呢?

最重要一点的爱妻蓉儿,因为与平儿的交合后,内力提升了将近一个甲子,跟平儿一样,如此充盈的内力,如果不修行高阶的内功来疏导内息,很容易导致走火入魔。

白长老还提到,平儿服食火麒麟内丹后,精液会附带强烈的催情效果,事实上,在杭州回来之后,我趁蓉儿熟睡之时,曾用透视之术观察蓉儿下体,发现平儿的精液因为服食火麒麟内丹的原因,似乎已与普通人不尽相同。

平儿的精液,有比着普通人更强的沾性和活性,普通人的精液两到三个时辰后就淡化成水,失去活性,我观察到平儿的精液附着在爱妻的子宫壁上足足三日之后才慢慢淡去,而此期间,也许真如白长老所言,平儿精液已极具催情作用,我还发现有两个让我震惊的小细节。

1 ,爱妻与平儿交合的后几天,爱妻的下体就一直缓慢的分泌着淫液,我有几次看到爱妻藉口有事突然离去,其实是因为爱妻的淫液浸透了内裤不得已更换内衣。

2 ,实际上我并不知道爱妻自己感觉如何,但是在我眼里,爱妻的皮肤越发白皙柔软,以来,眼角那几不可见的鱼尾纹更有淡化的趋势,特别是眼神,自从那次与平儿的疯狂交媾之后,爱妻的眼神似乎笼罩了一层氤氲之气,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邪魅诱惑之气,让我总有一种越来越看不清爱妻眼神的错觉了。

其实,爱妻与平儿交合之后,我看得出来爱妻在心中怀有愧疚之情,而之后,我们亦有意避开不谈这件事情,但有几次半夜就寝之时,我在朦胧之中,感觉蓉儿抱紧我,用乳房和下体在我身上摩擦,发出微弱的呻吟,我感受到了爱妻被欲望折磨的烦恼,但是我能怎么办呢?

因为修炼九阴秘章之后,我的阳物越来越萎缩,除了上次偷看爱妻与平儿交合之后,几乎就没有勃起过,最多感觉到偶尔阳物微微发热,但一摸仍然是软软绵绵,垂头丧气。

我无法回应爱妻的欲望,但是为了天下苍生,我必须如此,如果我神雕大侠一败,军心一失,民心偏离,大宋几乎必亡,无数百姓势必被蒙古铁骑践踏,老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人间成阿鼻地狱。

但是蓉儿是无辜的,蓉儿刚刚踏入三十年华,正值虎狼之年,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如果照此发展下去,那跟守活寡又有什么区别?

是夜,蓉儿跟我提到的事,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

[ ]「靖哥哥,最近我在吐纳内息之时,总觉得内息乱窜,控制起来特别吃力,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抓过蓉儿玉手,催动内力在蓉儿的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惊骇的发现,爱妻的内力,阴柔绵长,似乎无穷无尽,但同时,因为蓉儿的九阴神功也只修炼到第八重,似乎已经无法驾驭这强劲的内力,内息已有部分侵蚀到内俯,以致轻微内伤,但所幸九阴真经的内力为阴性内力,这种内力造成的伤害还不大,但长此以往,肯定后果会越来越为严重。

我神色凝重,对爱妻道:平儿最近功力如何?

蓉儿道:上次回来以后,我发现平儿的内息如你所言,已经与火麒麟的至阳内力与九阴真经的阴性内力中和,平儿功力亦是大涨,恐不输与你我二人。

顿了一顿,蓉儿又道,平儿的九阴真经内力已突破八重,但在上次运功调息后,我发现。

蓉儿脸上似乎抹上了一丝潮红,羞意难抑。

我顿生好奇之心,看蓉儿的表情似乎有事隐瞒与我。

我追问道:蓉儿,你继续说,此事重大,如果拖延下去,恐会致你与平儿内伤越来越为严重,时间一久,后果难以预料。

蓉儿顿了一顿,侧过脸去,似乎不敢看我。继续道:平儿在运功调息之时,我发现平儿下体……勃……勃起……比平时更。

。大。上三分。

我目无表情,内心狂转。

想起爱妻的话「比平时还要大三分……」

这个平时,是指上次爱妻为平儿疗伤的时候吗?平儿的阳物,那时候就已八寸有余,再大三分,岂非有十寸之巨!

而且当时平儿运功之时,爱妻心里在想些什么?想必当时场景十分暧昧,难怪爱妻的下体时常分泌淫液浸透亵裤,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蓉儿似乎偷偷瞄了我一眼,见我目无表情,小心继续说道:平儿当时大叫好热,好难受,于是我运功为平儿疏理内息以防平儿走火入魔,但我内息一接触平儿的内力,就如石沉大海,而后,平儿的内力通过我的奇经八脉返回我的体内,当时我觉得全身燥热,十分难受,而平儿亦慢慢平静下来。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平儿慢慢的恢复平静,我就护送平儿回房休息……」

爱妻蓉儿说道此际,美眸骨碌碌一转。

「蓉儿有事瞒我」虽然我一介粗人,但是,十几年的夫妻,爱妻的异常我岂会感觉不出来,蓉儿啊蓉儿,你太小看为夫了啊。

蓉儿又道:「平儿已经把自己锁在房间几天不愿出来,我让芙儿去叫,自是不理,我也去叫他练功吃饭,平儿只说身体不适。」

我与蓉儿再次说到白长老所提火麒麟内丹之事,提到火麒麟中和平儿阴性内力之事,但对于平儿精液催情一事自然是瞒过不提,只是对蓉儿提出我的推测。

「蓉儿,平儿的内力现已不同于你我的阴性内力,想必修炼九阴真经的秘章篇不会造成性技能的不良影响,我须得与平儿提及此事,看平儿自己的意思。」

「而蓉儿,为夫刚为你探息内力,发现你脏腑已受轻微内伤,据为夫推测,定是你和平儿吸收了那火麒麟的动力,但九阴真经只修炼到第八重,如此强大的内力,功力不逮,导致内息紊乱,长此以往,恐会致走火入魔」

「所以,你和平儿,必须得修炼九阴真经的秘章,否则假以时日,后果殊为难料。」

说到此时,我喉咙干涉,声音几不可闻。

爱妻冰雪聪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蓉儿修习九阴秘章,可以驻容养颜,但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性欲增长,而且身体会更加敏感。

而我,缩成了三寸不到若孩童一般的阳物,将永远满足不了爱妻的欲望。

至于平儿,中和过后的内力在修习九阴真经秘章篇的时候,应该不会出现如同我男性修习阴性内力一般的性欲减退,阳物缩小的副作用吧。

但此刻,如果爱妻和平儿不修炼九阴真经的秘章,内伤只会越来越深,长久看来,后果难以预料,只能说,不管是权宜之计,还是被迫无奈,这只是唯一的选择了。

蓉儿抬起头来,我看到蓉儿眼神似乎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靖哥哥,蓉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管怎么样,蓉儿深爱你,不会再做对不起靖哥哥的事」我颔首不语,抱紧爱妻蓉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