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蛇妖淫传

  
深夜,蛇妖们在已经打烊了的客栈的屋顶上看星星。
“允今天不回来了吗。”葡萄无聊地叼着根草无意识地用舌头挑着,“好晚了。”
“大概今晚在他舅舅家过吧。”青蛇也颇无聊,天已经全黑了,那个人估计不回客栈了。
“那不等,进屋睡觉了?”白腹皱皱眉。
“你们去睡吧,我再等等。”青蛇说。
“我睡不着。”白腹。
“我也睡不着。”墨绿。
“一样,葡萄去睡吧。”黑白。
“不要。”葡萄吐出口中的草,“我在这里等允,一边练功。”
“不行。”青蛇严肃道:“练功时不能收住妖气,本来我们在人类的地盘四处走动就已经犯了妖的大忌,你还在人类的地盘练功,不想活了?”
“不练就是了。”葡萄变成本体,钻进青蛇衣袖内,刚进去就爬了出来,“哇,你身体好冷。”
“我们谁的身体会是热的?”青蛇伸手指弹了葡萄的三角脑袋一下,“蛇的身体本来就是冷的。”
“唔……”葡萄晃晃脑袋,“对噢,跟允呆久了,我现在比较喜欢热热的身体。对了,允的身体是热的,碰到我们冷冷的身体不会觉得很冷吗?”
“这……会吧。”青蛇皱眉,它一直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那允不会冷得生病吧。”葡萄说:“我好想允的身体呀,热热的,香香的,让我老想咬一口尝尝。”
“你敢咬,我就收了你。”青蛇挑眉,说道。
“要收也是和尚道士收我。”
“我也有本事收你。”
“哼!”允,青欺负蛇。
天黑了,天亮了,天大亮了,一直到正午,那人还没回来。
“允还要在他舅舅那呆多久啊。”在天亮之前变成人形的葡萄不高兴地整张脸皱到了一块。
“大概他舅舅有事吧。”青蛇说。
“肯定是他舅舅难爲他。”墨绿也等得非常不高兴,“估计那个李瑞又拿我们的身份爲难允。”
“就是就是。”葡萄附和,“要不允怎麽去那麽久。”
“也可能是真的有事呢?”青蛇无奈道:“允在山上呆了那麽久,难得回来一趟,想多跟家人呆一会也属正常。”
“好无聊……”没话说了,葡萄郁闷地画圈圈。
“到处走走吧。”
“我去睡觉。”黑白伸伸懒腰,“睡个几天,允还没回来就去找他。”
“好。”青蛇点头。

等了五天,李允还没回来,五蛇再也等不了了,準备前去瑞王府叫人回来,却不想,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大清早,葡萄等妖正装待发即将赶往瑞王府,还未出房门,客栈忽然沖进一伙官兵,不由分说沖进他们的房间,以妖怪的说辞要捉拿他们,衆蛇妖自然不会乖乖让这些对他们来说不堪一击的人类将自己擒了去,纷纷施出妖力抵挡官兵们不要命般咄咄逼人的攻击,不想在客栈外还有道士偷袭,极具攻击性的法术朝毫无準备的葡萄袭来,幸好青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替他挡了下来。
“走!”黑白低声喝道。依目前的情形看,衆蛇虽没有太大的危险,但妖和人在人类的地盘争斗迟早会引来以斩妖除魔爲己任的和尚道士,到那时候再走就晚了。衆蛇心领神会,青蛇打头白腹最尾,破窗而出,外面原本好奇围观的老百姓吓得四散奔逃。
在出了客栈的那一瞬,青蛇警觉地发现下面的人群中有一个人有点熟悉,那人一下子混入人群不见了蹤影,青蛇稍一理头绪,想起爲何那人有点熟悉。
那不正是前几日在瑞王府见到的人麽!
飞到京城城外的一处无人郊区,总算是摆脱了那帮不要命的官兵。
“这是怎麽回事?”葡萄走来走去,“我们不是隐藏地很好吗?那些人是怎麽看穿我们的?”
“我们不是有一次自爆身份吗?”白腹说道:“在那瑞王府。”
“是他舅舅搞的鬼?”葡萄。
“很有可能。”黑白沈吟,“至少跟他舅舅脱不了关系。”
“允还在他舅舅那里。”葡萄跳了起来,“赶快去救他啊!哎哟!”头上挨了一板栗。
“这麽急什麽,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形还没理清楚。”青蛇喝道,“先冷静分析一下。”
“对。”白腹点头,“先想想,改怎麽做。”
“那你们快点想啊。”葡萄蹲在他们旁边,他是小人,这些複杂的事当然是他们这些大人心。
“允去他舅舅那里,这些官兵没几天就来了,这两件事,肯定有联系。”墨绿开始分析,“很有可能是允的舅舅指使官兵前来的,他知道我们是妖。”
“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去瑞王府打伤的那个男人?”青蛇说:“那个男人是现在的皇帝,那皇帝旁边的男人会法术,刚才我看到那会法术的男人在客栈外的人群里,不过他一会就不见了。”
“唔……记得。”白腹点头,“我还记得刚见到那个李瑞在轿子上的时候,周围的人说……”
“那个李瑞是皇帝的男人!”葡萄猛叫起来,“这个我记得,我记得。”
“是皇帝的男宠。”黑白讲忽然窜上来的葡萄推至一边,“皇帝的男人和皇帝的男宠可不是一个意思,小孩到一边去,我们继续。”葡萄哼了哼,闪一边看阳光去了。
“或许,可以这样假设。”青蛇说:“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李瑞的敌意?”
“有,那敌意太明显了。”白腹说,其他几条蛇亦点头。
“那这假设就可以成立了,李瑞让允到他府里,将没有防备的允囚禁,他是个有名无实但跟皇帝有不一般关系的王爷,他请皇帝出兵,要将看不顺眼的我们……”
“一定是这样!”葡萄跳起来,“那个李瑞看我们不爽就阴我们,太可恶了!分析好了,可以走了吧?”
“可以。”墨绿也是一脸怒气沖沖,哼哼,皇帝算什麽,他才不放在眼里!
“等等。”青蛇挥手让他们先停一下,“我先去看看,你们再等一会。”
“还要看什麽?”葡萄不乐意。
“看有没有埋伏,笨蛋。”青蛇瞪了他一眼,“好好呆着,不要乱跑!”
“噢……”还要等啊……
化作一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走进京城,青蛇感到周围的人隐隐有些躁动,皱着眉来到一处,这儿人挤人的,人堆内围着不知何物,青蛇闭眼,又睁开,周围的人在视线内变得透明,他看到了人们围着一告示牌,牌上贴着好几张纸。
最左边一张上满是字。
前日国师夜观星象,得知近日国内有凶兆,昨日掐指一算,算到玩佘山上的几条千年蛇妖下了山,尚且不知那些妖物目前的位置,各位要多加防范,家家户户多备雄黄,即日起夜晚禁止出门,违者斩立决!
右边有五张画,是五蛇的画像,每张上都有蛇的原型与变爲人形的面貌。
青蛇在内心冷哼,看来那个李瑞非常讨厌他们,不斩尽杀绝不罢休啊,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什麽夜观星象,狗屁!
周围的人在不安的讨论蛇妖下山的事,青蛇不动声色离开人群,来到瑞王府外,仰头看着高高的围墙,好一会,忍着进入的沖动,离开这里,回到衆蛇等待的小山上。
“怎麽样?可以去了吧?”青蛇一落地,葡萄立即走上来,“出发吧。”
“等等。”青蛇摇头,“我先说一下京城目前的情况,你不要急得跟什麽似的。”
“我能不急嘛。”葡萄郁闷说,“允还在他们手上呢。”
“那个李瑞是允的舅舅,允现在应该不会有危险。”青蛇说:“京城颁布了告示,我讲上面的话告诉你们──‘前日国师夜观星象,得知近日国内有凶兆,昨日掐指一算,算到玩佘山上的几条千年蛇妖下了山,尚且不知那些妖物目前的位置,各位要多加防范,家家户户多备雄黄,即日起夜晚禁止出门,违者斩立决’。”
衆蛇沈默了,半响,葡萄才吐出一句。
“这皇帝好能扯啊,还掐指一算呢。”

“哼。”白腹冷哼道:“用雄黄又怎麽样,成妖这麽多年,早已不怕那东西。”
“不怕?”青蛇皱皱眉,“只要你被撒了满身雄黄粉的时候别现出真身就好。”
“唔……”白腹无言。
“会有人平白无故朝人撒雄黄?”黑白问:“应该不会吧。”虽说已经成妖多年,可还是很讨厌雄黄。
“不知道,先去看看吧,小心行事。”墨绿说道,衆蛇点头,变爲普通人类,青蛇看到小孩儿模样的葡萄,想了一下,对她说。
“葡萄,你还是变爲原型缠到我手腕上好了。”
“爲什麽?”葡萄一脸嫌弃,“你的手好冰,我才不要。”
“不要也得要,你法力太弱,不能保证闻到雄黄气味的时候保持变身。”青蛇伸出手,“快点,不要耽误时间,缠好一点,让人一眼看着像是镯子。”
“……知道了。”葡萄不甘愿地变成原型翠绿小蛇缠上来,“你注意哈,别压着我了。”
“知道,进城后就不椎话。”青蛇收回手,“走吧。”
衆蛇来到城门外,现在不知是什麽时辰,天边已经隐隐透着灰暗,城门口有卫兵把守,进城出城都要检查,五蛇化爲与原本模样不一样的普通人并且身上什麽也没带,检查的官兵拿着手中的画一一核对一会便放行了。
“现在是直接去瑞王府吗?”远看像是几个人在閑聊实则是在交谈接下来的计划,白腹问道。
“对。”青蛇回道:“先去瑞王府外看看有无异样,之后再做打算。”
来到瑞王府外,这里很安静,看不到围墙内的情况,白腹示意青蛇以观之,青蛇摇摇头。
“不行,这里被人布了阵法,我开观看就会触动阵法,就会被布阵之人知晓我们的位置。”
“这也不行……”黑白很是烦躁,“不如豁出去看看允在不在里面,在的话就沖进去救人。”
“不,不要莽撞。”青蛇微微皱眉,“先找一间客栈住下,好好商量一下,实在找不到好的办法再这样也不迟。”
“喂,你们。”不远处忽然走过来两个官兵,“在这里做什麽?”
白腹黑白墨绿看看那走过来的两位官兵,哼了哼,不想搭理,青蛇对这些家伙不抱希望,只有自己上前跟那两官兵打招呼。
“两位官爷,我们听说这里住着一位王爷,特意前来瞻仰瞻仰,只是不知这里该如何进去……”
“进去?瞻仰?哼,王爷也是你们这些穷酸能看的?你当王爷是猴子啊?”其中一个官兵很嚣张地晃晃手中的红缨枪说道:“这里可是瑞王府,瑞王爷是当今皇上面前的红人,就你们也想进去?别做梦了。”
“原来是瑞王爷,小的听说瑞王爷深得皇上的宠爱,在朝廷可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哇,这瑞王爷真厉害。”
“那是。”另一个官兵说道:“在瑞王爷手下办事是咱们的福气,臭小子,赶快离开这里,瑞王府周边二十米禁止出入,再不走,我可得请你去吃几天牢饭了。”
“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哥们这不是迷路了麽,请问这周围哪有便宜点的客栈?烦请两位官爷告诉一下,这些是送给官爷们喝酒的。”掏出几锭银子,塞给前面两个人。
“嗯……”掂了掂手中银子的重量,左边那位年轻点的官兵显得心情不错,“你小子还算识趣,便宜的客栈自然哪都有,往左直走便是闹市,那里多的是。”
“多谢。”点头哈腰一阵,青蛇拉着明显很不高兴的衆蛇离去。
看着那群人的背影,又掂掂手中的银子,年轻的官兵很高兴,对旁边上了年纪的官兵说:“老爹,这次逮着一个肥羊,咱们可以好好大吃大喝几顿了。”
“嗯,拿来。”老官兵伸手,年轻的那个很恭敬地讲银子给他,老兵挑眉看了看,“哟,五十两,真是肥羊啊。”
“是啊是啊,我就说是肥羊嘛。”
“嗯,不错。”老兵点点头,“走,回去报告。”
“啊?报什麽?”
“报告上面,刚刚碰到几个可疑人物。”
“可是……”不是收钱了吗。
“可是什麽?”老兵转手走着,一边教导:“你以爲收了钱就不告诉上面了?哼,收钱只是让他们离开这里而已。”
“哦……”
“上层的命令是不管谁来这里,只要来过,就一定要上报,我们的上面的上面可是皇帝,一旦被查到疏忽了职责,可后果,我可不敢承担。”
“哦哦,明白了。”
……分割分割……
“青,你刚刚给我的感觉真是……”在一客栈开了一间房,干好门窗,白腹看着青蛇,皱着眉不知道话语接下来改用什麽形容词。
“很什麽?”青蛇斜了他一眼,“我会这麽丢面子还不是因爲你们。”
“哼,谁叫你要理那两个人。”白腹不服气道:“不理他们不就是了。”
“我也希望能不理他们就好了。”青蛇无奈道:“可不理他们,让他们怀疑起我们怎麽办,我只有跟他们打哈哈,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闭嘴。”
“在人类的地盘行走真是麻烦。”葡萄从青蛇手腕上爬下来,“这不能做那不能做,等见到允一定要说服他回山上去。”
“我也这麽想。”青蛇歎道。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20
“先想想怎麽办吧。”黑白开口说道:“怎麽救允?”
“明日我开查看允是不是在瑞王府,若不在,我们便立即离开此地另想他法,若在,我和白腹打头阵进入营救允,你们暗藏在外接应。”青蛇娓娓说道。
“我也要打头阵。”葡萄叫道。
“不行。”青蛇摇头,“你法力太弱,不能完全隐藏妖气而且定力也不够,你乖乖待在外面不要惹事。”
“我没法完全隐藏妖气不是还有你嘛,你可以掩盖我的妖气,我变成镯子套在你手腕上,关键时刻还可以帮你挡暗箭。”
“不行。”青蛇敲了葡萄的脑袋一下,“你安分点,就当爲了允。”
葡萄摸摸脑袋,默默蹲在一边。
“那就这样。”墨绿道:“青和白腹要小心,明日何时出发?”
“明日入夜,趁他们入睡的时候下手。”
……分割分割……
说休息一夜,其实每人都无法入睡,假寐到天明,天亮无所事事,五蛇不饿不想吃东西,这白天便继续窝在房内,一直挨到太阳沈西,夜,终于来临。
子时,五只蛇以蛇形缠绕在瑞王府外的一颗大榕树上……“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葡萄缠在青蛇脖子上不停问,“允在不在里面。”
“在,你从我脖子上下来!”青蛇甩甩头,“快下去,我看到允在瑞王府内,白腹,準备好了吗?”
“好了。”
“好,我们走。”青蛇说着,化作一条淡青色光线沖向瑞王府内,在围墙上方不远忽然顿住,淡青色光线猛然发出刺眼的光,光在原地打了几个圈,周围的空气诡异地像水面一样蕩出几圈涟漪,没一会又恢複平静,光线回複淡淡的青色,白腹在此时化作一条银色光线,同青线潜入瑞王府。
“小心。”黑白淡淡祝福道。
青蛇修行的年岁将近一千年,白腹也有九百多年,黑白墨绿八百多将近九百年,葡萄,还小。
“你最好能肯定这样能行。”李瑞冷冽着一张脸,“否则……”
“王爷放心,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坐在李瑞对面的男人──当今皇上面前另一个红人,魏尹魏国师很有信心地笑道:“妖精即便修行到已开,搜寻人也多靠的是那人身上的气息,小臣已喂了李公子的血让此人喝下,并让此人在臣特质的药水里泡了一夜去除自身体味,此时又贴上了与李公子的脸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只要王爷手下的情报準确,待那蛇妖一来,定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不费一兵一卒!”
“哼,但愿。”李瑞冷哼一声,看看躺在床上当替身的男人,看那人脸上栩栩如生的人皮面具,嫌恶道:“事成之后若此人没死,立即给本王宰了。”
“王爷放心,这具身体本不是活人,是臣用药作的尸人。”
青蛇,修行近一千年,未修炼成人时曾在人类的世界走动过两年时间,两年后又回到玩佘山,再未来到人类的地盘,可想而知,这样一条未在世间曆练许久一心修行想成仙的蛇即使有聪明的脑瓜子也绝对斗不过在红尘打滚已成精的人类。
而白腹等第一次进入红尘凡世间的蛇妖,更是不懂世人的诈。
青蛇早已做好在瑞王府内被围攻的準备,当沖进房内卷起床上的李允立即往外沖,预料中地周围出现衆多官兵,还有好几个和尚道士,那些会法术的人释放法术丢法宝佛珠拂尘妄图拦住两妖,青蛇冷哼一声,幻形爲人类模样,手一挥,青光闪现,青光经过之处人群纷纷似被飓风刮过般倾倒,那些和尚道士也是外强中干,不堪一击。
两妖逃地很顺利,没有费多大劲,顺利地……连白腹都有些奇怪。
他以爲皇帝是权力最大的人,肯定会派很多厉害角色来对付他们呢……传音给在外守候的衆蛇妖,青蛇和白腹径直往玩佘山的方向飞去。
“你不追上去?”李瑞斜眼看着旁边的魏尹,“等等,我外甥呢?你可以让他出来了。”
“臣这就去,这就去。”魏尹打着哈哈,“王爷的亲人不在我这啊,那个叫李允的……不是让待罪大师看着麽。”
“没有本王的允许,你竟敢随意将本王的人交给别人?!”李瑞大怒。
“臣不敢。”魏尹鞠躬说道:“这是皇上的吩咐,臣不敢违背。”
“混账!”李瑞猛站起身,咬牙切齿道:“带我去见皇上!”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21五只蛇攻~
皇帝说,那个李允已经被嫉恶如仇的待罪大师带走了,李瑞怒斥他爲何如此做。
“五年前,我能让你想不起那个李允。”刘毅微笑着说,“五年后,我照样能。”
手一挥,侍卫上前将毫无準备的李瑞押了下去。
“瑞,你乖乖待在我爲你做的王府吃喝玩乐,无聊的时候跟我撒撒娇就好。”
……分割分割……
“青,等等。”葡萄猛用尽全力沖刺,沖到青蛇身后抱住他的大腿,“等等我啊,我追不上你。”
“干嘛?现在可没閑工夫停下来玩乐。”青蛇皱眉。
“我没说停下来玩。”葡萄死死抱着青蛇,免得自己掉下去,“我要看看允,允怎麽一直不动。”
“允可能被他们弄昏了,不要吵。”
“好不容易才见到,我想看看允,我担心。”葡萄忽然尖叫,“你慢点飞啊啊啊──”
“不要吵了。”旁边的墨绿看不过去了,将葡萄拎过来,“等离京城原地再看。”
“还有多久啊。”
“不会太久的。”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青蛇方才停在一密林中,轻轻将背上的李允转到怀中,葡萄首先凑上来。
“允怎麽样?”
衆蛇亦围了上来,青蛇仔细一看怀中人,赫然变脸,发现不对。
这才发现怀中人身体的触感很不一样,此人浑身硬邦邦,体温也是冷的,体格也和李允不一样,李允没有这人这般高!
“这不是允。”青蛇很愤怒,怒火烧得他几乎想立即杀回去,然而他忍住了,双手有些颤抖地在那人脸上乱掐乱捏,“该死的,既然不是允怎麽会跟允一摸一样,我明明感觉到是允的气息,可恶。”怒发沖冠,这般不控制心神对修行很不利,然而他已经管不了那麽多。
“青,这真的不是允?”衆蛇在一边皱着眉,墨绿忍不住开口问。
“奇怪,明明是允的气息啊。”黑白亦问道。
“是不是被下了什麽障眼法?”白腹。
“他是允,还是不是允啊?”葡萄被搅糊涂了。
“不,不是允,肯定是那些人类用了什麽法术将一个陌生人弄成允的模样。”青蛇沈声道,就在此事,手摸到那人脸颊上一块不自然突出的皮,手捏住他一块皮,猛一撕,看清此人真面目的下一瞬,那人的身体爆炸开来,皮肉内包裹着的竟然是无数红到发黑、模样似蚯蚓一般的恶心生物。
“闪开!”白腹在第一时刻大喊出声,后退的时候顺势拉着两边的墨绿和黑白,三妖侥幸躲过没有被那些恶心的东西溅到,葡萄危机时刻变爲细小的原型,还是不幸沾到几条,那怪东西碰到身体立即感到被碰触的那一块火烧火燎地痛,葡萄赶紧抖身子,那些东西居然牢牢攀附在身体上抖不下来,葡萄愤怒地张嘴射出毒液在周围的地上和身上,那些蚯蚓般的生物沾到毒液,扭了几下,不动了,那些掉在地上的恶心生物……暂时称之爲红蚯蚓好了,像不怕死般不停扭动过来,葡萄吓得赶紧飞上半空。
“青。”同样在半空的白腹急叫着,一边朝地上的红蚯蚓施放妖术,然而奇怪的是这些红蚯蚓居然断了亦两头能行动。
“我没事。”青光闪现,身边与身上的红蚯蚓被震开,青蛇半眯着眼道:“你们先去找允。”
首当其沖遭受红蚯蚓覆盖全身的他浑身像是被侵蚀的狰狞伤痕,青色漂亮的皮肤上一条条怪异扭曲淌着血丝的凹痕,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哇,青。”葡萄吓着了,急的团团转,“怎麽办怎麽办,赶快回山闭关养伤。”
“不用。”青蛇沈声道:“你们先去找允,我刚刚感觉到允的气息在西南方隐现,快去,我来对付这些东西。”
“你还管这些恶心的东西干嘛。”葡萄几乎跳脚,“青你没看到自己被毁容了吗!”
“怕什麽,你不去那你来对付这些东西,不能让他们危害到周围的同类。”
“走吧,青能搞定。”白腹拉住葡萄,“先去找允。”
……分割分割……
昏昏沈沈睡了不知多久,迷茫地睁眼,隐隐约约看到右方站着两个光头,他们似乎在谈话,浓浓的倦意又来袭,眼皮无法控制地又盖住视线,隐隐听到他们似乎在说跟蛇妖有关的事,时不时听到“那群蛇妖”这几个字,是在说青蛇他们吗?李允很努力地想起身,浑身却软绵绵无法动弹,一不当心,又被黑暗吞噬,昏睡过去。
再次从昏睡中醒来,身体已经没有那麽无力,动动胳膊和腿,能动,李允弯腰坐起身,发现自己睡在一间陌生的房内,疑惑地左看右看,细细回想昏过去前的事。
记起来了,他被舅舅的侍卫关在一个房子里,接着又被放出来转移到那个皇帝手上,那狗皇帝又将他转移到两个和尚手上,后来……那两个和尚用药将他迷晕了!
门忽然开了,一个光头走进来,赫然是那两和尚其中之一,似乎是那老和尚的徒弟。
“哟,醒了?”光头笑着走过来,“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吃点东西。”眼神在李允身上乱转。
“我这是在哪里?”李允沈声问道。“你居然敢对我下药!”
“呵呵,这里是林镇,离京城远得很。”光头回道:“下药是怕施主反抗而不得已爲之。”
“我要回京城。”
“这可不行。”光头摇头,“皇上的命令是将你赶出京城,越远越好,其他任我和我师父处置。”
“那个狗皇帝……”李允怒得捏紧拳头,“任你和你师父处置?你想怎麽样?”
“我师父吩咐我将你塞进猪笼浸入河内以符咒之力压在河底永不见天日,我看你可怜便偷偷将他藏在客栈让你逃过一劫,你……该如何谢我?”
李允仔细打量面前的和尚,这人身着僧衣却没有清修和尚该有的气质,李允嫌恶地皱眉。
“你想要什麽。”
“嘿嘿。”光头搓着手,“我嘛也没想要别的什麽,就是想和施主共度春宵……”
“你想的美。”李允怒道:“你一个和尚,竟敢想这等秽之事!”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22五只蛇攻~
“谁叫施主这般勾引人,叫床的声音惹得贫僧心痒难耐,只有和施主春风一度才能一解相思之苦。”光头笑扑上来,“那麽现在,施主就跟我做吧。”李允闪躲开来,那光头嘿嘿笑两声,李允立即瘫倒,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去般。
“我可是当今瑞王爷的外甥,你敢放肆?!”李允外强中干道:“我认识几个修炼了千年的厉害蛇妖,你敢对我不敬?!”
“那个王爷自身难保,那几个蛇妖嘛……我师父联合国师对那些蛇妖下了计,嘿嘿,那些妖物逃不了一死。”
“你……”
难耐地光头和尚等不及李允再说些什麽,将歪歪斜斜靠在床边上的他捞起来好好放在床上,嘴碰了碰他的唇,哈哈大笑两声,想当初他不过偷看几眼那几蛇与此人在水中的交合便被威吓并在事后莫名浑身奇痒,如今他总算能将此人压在身下想怎麽做就怎麽做,而那些妖怪们……哼哼,下地狱去吧!
在房间不下了消音的阵法,肆无忌惮的和尚撕开李允的衣物,得意地笑着,双手在柔滑的肉体上摸来摸去,李允从瞪红了眼渐渐变爲冷冷地看着身上毫无形象的和尚,怨恨在眼底积攒。
被翻来覆去玩弄着,这和尚有着变态的淩虐嗜好,双手在李允胸前两点狠狠拧了两下,拍拍他的屁股,又使劲捏了几下他的两瓣臀肉,接着啪啪啪一阵拍打,李允拧着眉闷不吭声让他很不高兴,啪啪两个耳光扇在他脸上,鲜红五指山立即浮现,光头哈哈大笑两声,坚挺的顶在李允肚子上,一手拉拉他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性器用力扯了几下。
“啊……”压抑不住的痛叫。
“你叫哇,妈的,被那些妖怪干叫得那麽欢,跟老子做居然装死鱼,我让你装。”房内响起肉体遭受打击的沈闷声音,李允闷哼出声,嘴角显现一丝鲜红,和尚伸手钳制住他的下巴让他无法紧闭着嘴,无法吞咽的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出,和尚凑上来亲吻被鲜血染得豔红的嘴唇,李允恶心地吐了一口血红的唾沫,又受到一个耳光。
当和尚擡起李允的屁股準备进入的前一刻,李允咬紧了牙,他不想被侮辱,想反抗,然而却无法。
危急时刻,忽然有人在外面敲门。
“谁啊,不是说了不準打扰我吗!”和尚愤怒地说。
“客官,小的不是故意来打扰的,是外面有个自称是您师傅的人要找您。”
“师傅?糟糕。”那和尚大惊失色,赶紧穿上衣服,被子一撩将李允盖住,匆匆忙忙整理一下衣着走出去,“我师父在哪?”
“在外边,小的带您去。”
和尚关上门随着小二离去,李允松了一口气,想动动身体,怎麽使劲也只能动动手指,此时他发现自己刚没了被侮辱的危险,又陷入呼吸困难的窘境。
厚厚的棉被将他从头到尾盖住,他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再这样下去他会被闷死的!
可恶,才不要被闷死,他还要去找青蛇它们,他不能死。
忽然,棉被被掀开,李允赶紧深呼吸几口气,仔细一看,床边站着自己的舅舅,一愣,各种感觉争相涌上心头,说不出个中滋味。
李瑞皱眉,说:“别使性子了,快起来,那和尚一发现被人耍了必然会马上回来这里。”
李允稍愣立即回过神来赶紧起身,一弯腰牵扯到腹部的痛处,顿时又躺了回去。
“受伤了?”李瑞走上前摸摸他的腹部,眉毛皱得更深,“你受了内伤,我扶你。”
李允让李瑞扶着,李瑞将受伤的外甥抱到怀里,跃出敞开的窗户。
“去哪?”李允微弱地挣扎,“我要去找青蛇他们。”
“不準。”李瑞强硬地抱紧他,“想都别想,我带你去隐蔽的地方。”
“不要,我要找青蛇。”李允不顾一切挣扎,忽然咳出一口血来,“哇……咳咳,我要找青蛇。”
“该死的,不要乱动!”已经跑到一林子内,李瑞将李允放在一棵树下,盯着他,“那些妖怪有什麽好。”
“他们不会骂我不会打我不会冷眼对我,呜,我不该来找你,我应该乖乖待在山上的,我要找他们,他们有危险,咳咳。”李允带着微微的哭腔喊:“你干嘛老跟他们过不去。”
“老跟他们过不去。”李瑞冷哼,“我跟所有的妖怪都过不去,允,我前几天才完全明白,爲什麽你毫无理由地消失那麽久我居然不闻不问,爲什麽我这麽讨厌妖怪!五年前,刘毅唆使一蛇妖对我下咒,让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你!”
“想不起我……他让你失忆了?”
“不,你还在我记忆中,只是我‘想不起’你,若有人提点我便又能想起,哼,怪不得他爲我修了那麽一王府,里面都是他的人。”李瑞冷冽道:“若你一直未回来,我很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有个失蹤的外甥。”
“那……舅舅讨厌青蛇他们是因爲被蛇妖下咒吗?舅舅,青蛇他们是好妖怪,五年前刘毅要将我烧死是他们救我的。”
“哼,总之我不可能让你和他们在一起。”
“舅舅。”
“别说了,那个青蛇一定修炼很久了吧?”
“快一千年了。”
“真长,该要升天成仙了吧,还是说他想入魔?允,你怎麽不想想你还能活多久他们还能活多久?就算他们真对你用情至深用高强的妖力让你能永生不死,那当他们修炼到成仙的那一刻,会爲了你放弃成仙的大好机会?”
“呃……”
“不要傻了,允,想要跟他们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23五只蛇攻~
两人正对视着,李瑞忽然似发现什麽般猛抱起李允待离去,却听哈哈哈三声大笑,一个人影跃到李瑞前方挡住他的去路,赫然是刚才那光头和尚,和尚笑道。
“哟,我居然见到了瑞王爷。”和尚一边说一边走过来,“失敬失敬。”
“知道我是瑞王爷还不让开。”李瑞喝道。
“这可不行,瑞王爷一会若是将我的事说出去,那我可受不住。”
“你今日若放我等离去,我绝不会透露一星半点你的事。”
“不行。”和尚摇着头,饶有兴味地盯着李瑞的脸,“素闻皇上面前的大红人瑞王爷乃是皇上的男宠,皇上宠爱的不得了,今日一看,模样果然标致。”
李瑞瞬间变脸,“臭和尚,你就不怕以后我将你男人的事说出去,就不怕你的师傅知道你的事?!”
“怕,当然怕,但若你活不过今日,我又有何好怕的。”和尚哈哈笑着欺上来,李瑞将李允往后一推让他靠坐在树根上,抽出腰际长剑迎敌。
李瑞以长剑对付赤手空拳的和尚明显能占得一点点的上风,手一抖,剑尖挑出剑花朝和尚刺去,和尚闪躲不及,剑尖刺破左肩,遗憾的是再要往里深刺时和尚已经躲开,李瑞待再前跃挑剑刺去,和尚忽然定住不动,左手忽然幻化出一把禅杖,禅杖往地上一震,李瑞感到周围多出好多无形的压力,将自己猛压了出去,滚开好远。
“舅舅!”李允瞪大了眼,忍着腹部的痛爬起来,却见眼前金光一闪,一柄禅杖稳稳立在自己面前,同一时间赫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
“哈哈,这法术能降妖除魔驱鬼,对付人可也是很有用的。”和尚得意地朝倒在地上的李瑞走去,“王爷又如何,今日我就要将王爷压在身下干得你直叫爹娘!”
“孽畜!”正待撕开身下人的衣物,忽然听到一声大吼,那像极了师傅的声音,和尚猛的浑身一震,惊恐地到处看,左右没看到人顿时心里忐忑起来,“是谁?”
“哼,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了!”阴暗的树林里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和尚后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光头,白眉白须,手持一金色禅杖怒瞪那和尚,和尚腿一软,朝刚来到的老和尚跪了下来猛磕头。
“师傅,这不是徒儿自愿的,是……是他们勾引徒儿,徒儿悔啊呜呜呜……”
“是吗?”
老和尚脸色稍缓,一看自己乱掰的话师傅居然信了,中年和尚大喜,头嗑得更勤了,“是的师傅,他们勾引我,勾得徒儿无法自拔……”
“好了好了,这等丑事就不要再说了!”老和尚温怒道。“给我起来!”
“是,师傅。”和尚装作一脸悔恨加可怜兮兮的模样起身走到师傅面前,“师傅,我一定马上把这个人浸猪笼淹了……”
“闭嘴!”老和尚怒喝:“你,给我立即赶去玩佘山,皇上和国师带领了侍卫在玩佘山与蛇妖们缠斗,你给我立即去帮忙。”
“是。”和尚连点头,见师父没一起,便跑了几步忽然又回头,“师傅您不去?”
“我当然要去。”老和尚冷哼道:“在这之前我得先将这两个人收拾了。”
“师傅辛苦了。”和尚大喜,看来师傅是有意保住他,要将这瑞王爷也收拾掉!和尚离去了,钳制住李允的禅杖收回了,李允赶紧往舅舅那边爬,老和尚朝他走过去,走到他面前。
“臭和尚,你和你徒弟都是一个货色!”被挡住了去路,李允豁出去了,朝老和尚破口大骂。
“允,是我。”老和尚蹲下来,同时变换模样,李允一愣。
“葡萄?”
“嘿嘿,我刚刚的演技不错吧。”
“真的是葡萄,不是那老和尚变的……?”李允微有些迟疑。
“当然是我啦!”葡萄撅嘴不乐意道:“允你不认识我了?啊,你受伤了,我背你。”小心翼翼将李允,“允我先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再给你治疗。”
“葡萄。”李允放下心来,终于展顔微笑,“等等,我舅舅还在那边。”
“你舅舅……老爱欺负你。”葡萄说道,还是往李瑞那边走去,将昏迷在地上的人单手夹着抱起来。
飞了很久,来到一小村庄外,下地进村,以与爹爹和哥哥在路上遇见歹人爲借口得以暂住与一户农民家,葡萄将背着抱着的两昏过去的人放在木板床上,跑前跑后弄吃的,还离了村去附近的山上弄来了药材,夜晚待别人睡着后用法术爲两人疗伤。
担心李允的同时,葡萄又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有用。
来到这里的第四天,李允清醒了,看到葡萄,转头又看到舅舅,放心地笑了。
“醒啦?还有哪里痛不?”葡萄凑头过来问。
“好多了。”李允笑着说:“辛苦葡萄了。”
“嘿嘿,我这麽辛苦,有没有什麽奖赏呀……”
“想要奖赏?”李允挑眉,双手拍拍葡萄的脸蛋,“待回山后,我给你举行成人礼如何?”
“成人礼?我不要成人礼,我要允让我上?”葡萄一副猪哥的表情,说话抖出销魂的波浪音。
“傻瓜,成人礼就是……”
“哼。”未待李允明明白白地解释清楚,旁边的李瑞已经醒了,冷哼一声打断两人的温存。
“你哼什麽,你这条命可是我救的。”葡萄不高兴道。
“那又如何。”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24五只蛇攻~
“你!”葡萄瞪起眼睛眼看就要飙,李允赶紧打圆场将葡萄支使走。
“葡萄,我好饿。”是真的饿。
“啊,我準备了吃的忘记拿来了!”葡萄猛跳起来沖出去,声音远远传来,“允你等等马上就有吃的了──”
“呵呵。”葡萄那殷勤的样子惹得李允窝心地直笑,“舅舅,真的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是坏的,你看葡萄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哼。”李瑞冷哼道:“那又如何,我说过不準你和跟他们在一起!”
“……”李允沈默了。
舅舅的态度太坚决,他只有闷不吭声,他必须找机会和舅舅分开再和青蛇他们回山,不能让舅舅知道他和他们在一起了,在这之前还要把舅舅安顿好,啊,还有青蛇他们现在不知道怎麽样!
他欠他们太多了。
没一会儿,葡萄端着两个碗进屋,“允,吃粥,这地方穷没有好东西,我就去山上猎了几只山鸡请这儿的女主人帮我煮了肉粥,你尝尝。”
“谢。”端过肉粥先递给旁边坐起来了的舅舅,自己再接过另一碗吃,还不忘问:“葡萄,青蛇他们怎麽样了?”
“青受伤了蛮严重的伤……”葡萄叽里呱啦说着当时的情景,“……被青蛇赶走的我们朝着你所在的方向寻去,没多久又碰到好几个和尚道士,白腹黑白还有墨绿跟他们打起来了,我被墨绿他们掩护着先跑掉来找你,看到那和尚和你们两个,我怕我打不过那个和尚就看了一会才想出个主意,变成那人的师父吓唬他,我聪明吧。”得意。
“真聪明。”李允夸奖道:“不过你怎麽知道他的师父是那个模样?”
“我用了透心眼,这种法术能看出人心中害怕的东西,不过被施法的人精神稍微集中就能破除,嘿嘿,那个和尚一心想着,倒让我占了便宜。”
“葡萄真厉害。”李允笑道,“我吃好了。”旁边的李瑞也吃好了,葡萄接过碗拿去洗了,回来看到李允正要下床,而那李瑞已经下床了。
“允,你下床干嘛,你还得休息几天才能全好。”
“我已经很好了,我想去找青蛇白腹他们。”
“不用找,我一路留下了我独有的气味,他们一旦脱身就会寻过来的。”
“呃……真的?”李允还是不放心,“可是我想早点看到他们安然无恙。”转头看到李瑞已经下床并换好衣物,讶异问道:“舅舅,你伤势颇重,在屋里随便走走就好,不能出去。”
“我很好了,不用再呆在床上。”李瑞系好佩剑,胸闷地咳嗽两声,“我走了。”
“去哪?”
“去找……”沈默了一会,道:“找个地方,过下半辈子。”
“哈?”李允呆了。
“我累了。”李瑞淡淡说道:“什麽事都不想再掺和,我今日离去便不想再回来,不要再找我。”
“呃……”
“再见。”道了声再见,其意却是不见,李瑞转身离去,背影在夕阳下拖得老长,李允想唤住他,话语在喉咙却怎麽也不知怎麽吐出,眼睁睁看他离开。
“这才好嘛,这红尘没什麽值得留恋的,自红尘脱身才是明智,以旁观人的身份游蕩世间,不瞎掺和,烦恼才会少。”葡萄摇头晃脑扯出一番大道理,李允怔了怔,终是收回手。
然而,说是说离开不再管事,但李瑞其实还有一件事要做。
混赌场总能听到很多消息,赌鬼们七嘴八舌说着近日在国内炒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当今皇上带领国师和衆多降魔者在岭山山脚围截了几条千年蛇妖,蛇妖与降魔者打斗的场面那叫一个壮观,若说天地爲之变色都不爲过,已经好几天过去了斗争扔在持续,战斗地点方圆几百里内无人敢靠近。
听到这个消息,第二天,李瑞就赶到了岭山山下的岭镇,刚到岭镇找了个客栈休息了一碗,隔天一早便被两个官兵带到了当地的府衙,要见他的不是当地的官老爷,而是据说在此与蛇妖战斗的当今天子──刘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