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天龙女斗小传

  耶律洪基想要萧峰奉旨南征,准备用怀柔政策,把阿紫嫁给他。可是阿紫却有心事,没有马上答应。穆贵妃正在劝说阿紫,有人报告说萧峰准备挂印不辞而别,耶律洪基不由得勃然大怒,叫道:“反了,反了!他还当我是皇帝么?”略一思索,道:“唤御营指挥来!”片刻间御营都指挥来到身前。耶律洪基道:“你率领兵马,将南院大王府四下围住了。”又下旨:“传令紧闭城门,任谁也不许出入。”他生恐萧峰要率部反叛,不住口的颁发号令,将南院大王部下的大将一个个传来。

穆贵妃在御帐中听得外面号角之声不绝,马蹄杂沓,显是起了变故。契丹人于男女之事的界限看得甚轻,她便走到帐外,轻声问耶律洪基道:“陛下,出了什么事?干么这等怒气冲天的?”耶律洪基怒道:“萧峰这厮不识好歹,居然想叛我而去。这厮心向南朝,定是要向南蛮报讯。他多知我大辽的军国秘密,到了南朝,便成我的心腹大患。”穆贵妃沉吟道:“常听陛下说道,这厮武功好生了得,倘若拿他不住,给他冲出重围,倒是一个祸胎。”耶律洪基道:“是啊!”吩咐卫士:“传令飞龙营、飞虎营、飞豹营,火速往南院大王府外增援。”御营卫士应命,传令下去。

穆贵妃道:“陛下,我有个计较。”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阵。耶律洪基点头道:“却也使得。此事基成,朕重重有赏。”穆贵妃微笑道:“但教讨得陛下欢心,便是重赏了。陛下这般待我,我还贪图什么?”

于是穆贵妃回到帐中,哄骗阿紫拿圣水去给萧峰喝。阿紫平时精灵古怪,此刻却为情所困,智商归零,竟真的拿了圣水给萧峰喝了,没想到竟是毒药,导致萧峰被擒。阿紫又羞又恼又急,去找穆贵妃要解药,结果穆贵妃变脸不愿给。阿紫提出用性斗来赌赛,穆贵妃看出阿紫还是没干过几次,提出要用双头龙决斗,阿紫暗喜,却装做很害怕的样子,在穆贵妃再三坚持下才勉强答应。

穆贵妃三十多岁,仍然风韵犹存,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小腹下屄毛稀疏,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玉腿微张,骚屄娇艳欲滴,阴核隐约可见,身上散发出一股迷人芳香,刺激着阿紫的周身神经。

阿紫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酥胸浑圆而饱满,纤纤柳腰裙下一双迷人的玉腿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臀,平滑的小腹,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毛茸茸的乌黑屄毛丛生,三块微突的嫩肉,中间一条肉缝,真是美妙无比。


两女如同两只饥饿的野兽,拥抱在一起,以炙热烫人的双唇,亲吻着对手的脸颊、眼眉、鼻子和耳鬓,密急的像雨点一样,疯狂的吻着。突然之间,火烫的唇被焰红的唇封盖住了,一阵阵的快感传来,温暖了她们的心,席卷了她们的灵魂,在这短短的刹那间,四周所有的一切,好似是毁灭了。她们疯狂地紧搂着,那柔软丰润的胴体及那高耸的乳峰紧贴厮磨,两人心跳剧烈,似要跳出腔口,气息急促。

少念的双手按在那令人迷惑,人间最美的高耸乳峰上,她的奶头像葡萄般大,殷红色尖尖的突起,滑腻不溜手。云平意外的获得人间异宝,触手便感到柔软如棉,柔裹带刚,弹性特强,真是满、真是硬。彩蝶的玉乳硬实的挺立着,他轻轻的捏、慢慢的揉,揉弄着那粒奶尖儿,时轻时重,用力搓揉、揉捏着……彩蝶被少念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慾火熊熊烧身,像一头绵羊,在少念体下颤抖着。

二女再也忍受不了,面对面坐下分开自己的骚屄门户,将龙头对准后,慢慢纳入进去,由于骚屄流满了淫水,龙头缓缓地顺利进入了骚屄中。双方见龙头已入骚屄,立即扭动着屁股,让那龙头一阵旋转,划了几个大圈,然后藉着流出来的淫水,“滋……”的一声,将整根双头龙平均操入了两个骚屄中。

“嗯……哼……啊……啊……我……受不了…………真大呀……”看到阿紫闭着眼睛发出阵阵呻吟声,穆贵妃慾火高涨、兴奋异常,她将臀部猛然挺入,奋力捅捣着阿紫的小骚穴。阿紫乐得被动承受,其实是蓄精养锐,准备等穆贵妃后继乏力时再进行反攻。

狂热的抽插引爆出穆贵妃那久未挨插的骚屄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穆贵妃完全疯狂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久旷寂寞的骚屄怎受得了双头龙狂野的抽插,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慾火的燃烧,淫慾快感冲击着她全身细胞,在抽插阿紫的同时,穆贵妃感受到了骚屄内的充实,既有男人的自豪,又有女人的愉悦,使得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穆贵妃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没想到还没有让阿紫泄身,自己却是接近高潮了,赶紧放慢速度,想减轻自己的兴奋度。阿紫察觉到后,诡异一笑,猛地坐起来,夹住双头龙,在穆贵妃的骚屄里来回抽插,膨胀发烫、充实温暖的感觉使穆贵妃不由亢奋得慾火焚身,激发的慾火使得她那骚屄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龙头。


穆贵妃感觉到她那骚屄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荡漾回旋着,她那肥臀不甘示弱地挺着、迎着,点燃的情焰促使穆贵妃暴露风骚淫荡的本能。阿紫看到穆贵妃这样的中年美妇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加紧进攻,企图让她迅速就范。但穆贵妃床上经验丰富,立刻收缩肌肉,双头龙被她又窄又紧的骚屄夹得紧紧的,阿紫马上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双头龙在穆贵妃的骚屄里回旋。

穆贵妃休息了一会,又开始反击了,肥臀拚命的前后扭挺,以迎合阿紫的研磨。浪声滋滋、满屋春色,骚屄深深套住双头龙,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们过去不曾享受过的快感,二女都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姐姐……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

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她们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两人的阴毛,双方互相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慾火烧身、淫水横流、呻吟不断。“噗滋……噗滋……”,二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她们如痴如醉,舒服得把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对方勇猛狠命的抽插,穆贵妃和阿紫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随着两女歇斯底里地浪叫,两股浓热的淫水从骚屄急涌而出,喷得她们满身都是。骚屄涌出淫水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刚硬的双头龙,屄口湿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唇闪着晶莹亮光。阿紫想趁着年轻力盛继续作战,她娇哼一声,再度摆动起双头龙。穆贵妃柳眉一皱,双手抓紧地毯,被动地迎合着阿紫的动作,她本想休息一下,可对手不给自己可乘之机,只能疲劳连续作战。

成熟美艳的二女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双头龙顶得两个屄心阵阵酥麻快活,她们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噗滋……噗滋……”的操屄声更是清脆响亮。

穆贵妃毕竟年龄稍大,不久就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我受不了啦……美死了……好爽快……姐姐又要丢了……”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由于她二次高潮,骚屄夹得特别紧,所带来的刺激竟将阿紫也推向高潮尖峰。她们同时躺倒在地毯上,浑身酥麻、欲仙欲死,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双头龙的抽插翻进翻出。二女舒畅得全身痉挛,骚屄中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涌,烫得彼此一阵酥麻。


阿紫感受到穆贵妃的骚屄正收缩吸吮着双头龙,她挣扎着起身,第三次快速抽送着,穆贵妃不愿服输,拚命抬挺肥臀,迎合阿紫的冲刺。可这一次阿紫使用了在星宿派学来的控肌之术,尽量降低自己的快感。这样抽插了约五六十下后,穆贵妃终于坚持不住,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阴精卜卜狂喷,竟把双头龙喷了出来。穆贵妃如痴如醉的喘息着躺在地上,阿紫则倒在她的身上,骚屄深处仍不时有阴精外喷,激情淫乱的交合后,汗珠涔涔的俩人,满足地相拥而卧。

不过醒来后,穆贵妃却食言了,她不仅没拿出解药,还叫人来准备擒住阿紫。阿紫慌忙外逃,众人穷追不舍,来到白马桥边,阿紫突然飞身而起,双足在桥上一登,嗤的一声轻响没入了河中。众人见阿紫沉入河中之后不再冒起,只道她真是寻了短见。在桥头稍立片刻,见河中全无动静,就回去禀报给穆贵妃了。

后来阿紫去找了段誉和虚竹,两人当即通知中原群豪,众人全部来到辽国把萧峰救了出去。在雁门关前,萧峰舍却自己性命,换得耶律洪基有生之年不侵宋的承诺。阿紫还目于游坦之,抱着萧峰的尸体跳崖。段誉和虚竹话别,带着王语嫣、钟灵、木婉清回到大理,在京城附近遇到慕容复与阿碧。段誉和王语嫣想为家人报仇,阿碧说慕容复已疯,请求通过性斗饶他一命。段誉故作大方,让阿碧挑人,阿碧巡视一圈,最后锁定了钟灵。

阿碧和钟灵来到草地上,她们把衣裙连同里面的亵裤齐刷刷一起剥下,登时那处神秘的“三角区”展现出来,两女都哼了一声,可能是感到了凉意,双腿夹了起来。那是一处略微坟起的部位,上面布满了黑的发亮弯曲的耻毛,从那茂盛的嫩草丛中可以瞥见一段淡红色的肉缝。

阿碧和钟灵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对方那坟起处的硬毛,触手是异样的炽热,“嗯……”两女轻声哼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冲动,呈69式侧卧在草地上,分开对方的玉腿,登时那藏于最隐蔽部位的神秘女阴显露了出来。只见两个阴部的耻毛分布匀称,宛如一片茂密的森林,但从外阴唇开始直至会阴却难得一毛不生。


由于少经“性事”,阿碧和钟灵的外阴显得格外娇嫩,肌肤嫩薄的仿佛吹弹可破,两瓣未“熟透”的外阴紧紧交错在一起,尤如未婚少女般形成一条鲜红的肉缝,好像未绽放的花朵一般,从阴穴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性分泌物和香液的混合气味。

她们顽皮的摸了摸那两片妖艳的“花瓣”,开始动作起来。阿碧与钟灵先用指尖在对手阴门轻轻的划来划去,由于人体皮肤表面布满了神经末梢,轻轻的搔刮就能使人产生十分强烈的酥痒感,进而诱发体内的欲火。果然,在两人耐心的动作下,她俩由于彼此的束缚只能扭动躯体以减轻这种令人淌汗的奇痒,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原本雪白的皮肤逐渐变得红润,乳头也开始变硬竖起。

见时候差不多了,阿碧和钟灵伸出长长的舌头开始舔舐那成熟的女阴。已经被点燃欲火的二女忘却了少女的羞耻感,她们开始不由自主张开双腿,从喉咙深处发出已见淫荡的呻吟声。

在阿碧灵如蛇信般舌头尽力的舔舐下,钟灵的阴户变得湿润了,两片粉嫩的花瓣东倒西歪,露出里面由浅红色小花瓣遮掩着的阴穴。在钟灵敏若软刷的香舌尽心的吸刷中,阿碧的小穴变得油滑了,两爿粉色的肉唇如花开放,显出内部由嫩红色小肉唇包裹着的美穴。

见到如此变化,阿碧和钟灵更加兴奋,伸出长长的舌头贪婪地舔舐起对方的香穴。那粗糙的舌尖直接接触禁脔之地的表皮,该是一种多么强烈的刺激啊!两女难受地开始扭动起光洁的胴体来,脸涨得通红,但互相还是牢牢把住了对方的两只脚脖子,使她的双腿无法夹起来!

看样子她们很是精于舔阴之道,舌尖灵巧地四处游动,舔得两个阴户湿漉漉闪闪发亮,外阴唇内顶部的阴蒂几次想缩进包皮里,但双方的舌头还是熟练的找到了它,一下一下地轻轻触弄它,使它终于忍奈不住从包皮中钻出头来,害羞地来迎合舌头的攻击。

但阿碧反而不去理它,只是沿着钟灵阴户周围转着圆圈舔舐其大腿内侧的皮肤,痒得钟灵“噢噢”直哼哼。钟灵则直接刺激阿碧的阴蒂,舌尖拨、划、挑、撩着那可爱的红豆,爽得阿碧“唔唔”呻吟突然,阿碧和钟灵同时喊叫一声,一股一股的滚烫的液体从两个小穴里喷涌而出,她们每悸动一下,把对手的屁股蛋抓紧一下,直到互相喷射完毕。阿碧和钟灵并不停歇,而是继续比拼,将两根细长的手指按在了对手的小穴上!


“啊……”双方娇吟一声,手指轻轻拨动着,弄得下面痒痒的,细小的电流正在悄悄汇集。阿碧和钟灵拼命夹紧双腿,可全身最敏感最柔嫩的部位受到触摸,哪怕动作再轻柔,极其强烈的快感立刻涌遍全身,这种感觉根本无法压抑!阿碧和钟灵紧咬下唇,尽量分散注意力,可所有感官一次次被强行拉回两腿间,对方玉指的每一个动作她们都感受得清清楚楚。纤细的手指比男人的手指灵活多了,秘密溪谷任何细微处都能碰到,好像阴唇细小的纹理都给摸到了!

阿碧和钟灵的手指好像两条小蛇,直接钻入对方柔软稚嫩的阴户,阴唇在她们指间融化,连两个身体一起融化……但她们也知道这是在比拼,所以拼命隐忍,可隐忍是多么奇妙,不管前面守得如何严密,只要出现一丝松懈,所有防御瞬间化为乌有。阿碧和钟灵觉得两腿间的液体依然在增多,体内流溢出的淫汁一定浸满了对方的手掌。

两个嫩嫩的小穴口感受到手指的插入摩擦,竟然不知羞耻的收缩、又张开,像要将它吸进去似的。小穴收缩时会将对方的指尖吸住,张开时又会吐出一小股淫液,里里外外都痒痒的,真的好想有东西进去。

不知不觉中,她们主动向前一顶,正迎上对方沾满淫液的指尖,“啊……”阿碧和钟灵顿时感到极大的充实感,不由自主叫得十分娇媚。她们里面的嫩肉湿滑无比,还能感觉嫩肉马上缠住进来的手指,像一只小嘴在吮吸着手指。兴奋之中,阿碧和钟灵的手指在对方小穴里迅捷滑动起来。

这时双方的阴蒂已经胀大了,阿碧和钟灵拼了命地揉捏对手那颗小肉珠。她们更加舒服,屁眼感觉一阵收缩,这时候全身快感都集中在手指和小穴上,感觉自己快泄了。阿碧和钟灵感觉自己身体里的一股液体也快涌上来,她们感到对方的颤抖,明白对方也快丢了。她们两都在为彼此的高潮奋斗着。

玉手抽动的频率,和揉捏小肉珠的频率竟然奇迹般地共振了。“快点……啊……我好舒服……快……我要死了……”

两女同时哭叫出来了,小手都颤抖了。猛地她们感到一阵麻痒,后背酥麻,凉气透心的,两人这时候停住了!突然,身子同时颤抖,悸动。两个穴口箭一半地射出一道液体来,打在对方的手上,好有力,好劲道啊!阿碧和钟灵低着头,闭上眼睛,娇躯一下一下地抖动着,喉咙里不时发出那舒爽的声音。


休息了一会,阿碧和钟灵同时面对面坐好,叉开双腿,将两人大阴唇的褶皱嫩肉对齐贴紧,马达一般地搅动起来。

“啊……啊……要死了……重点儿……就这样……啊……”两女水蛇一样扭动着她们丰满的肉体,顶翘的屁股这时候突然抬起来,悬空了,随着她们的搅动,阴道里的蜜汁不断被挤出来,顺着屁股沟,滴答滴答地流在草地上,湿了一大片。

突然阿碧和钟灵都感觉对方的阴道紧缩,紧紧咬住自己的一爿阴唇,她们立刻使出吃奶的力气互相厮磨着、搅动着、互咬着,蜜汁飞溅,湿透了两女的两片屁股蛋。伴随着两声欢快的娇吟声,屁股停在空中,娇喘嘘嘘地起伏着她们的胸部,乳房随着呼吸荡出一圈乳波来,接着那紧缩的阴道里,各自汹涌喷出来一股滚烫的蜜水。

互顶了五分钟左右,阿碧和钟灵酥软无力地屁股轰然落在地上,侧过丰满的娇躯,蜷缩着,娇喘吁吁,娇躯颤抖着闭上眼睛来。木婉清到底心疼这个妹子,对段誉道:“既然她们平手了,咱们就算了,走吧。”

段誉和王语嫣也感叹慕容复恶有恶报,于是救醒二女,带着钟灵离开了。

【完】